○刘渊

瀚海绿丝带

横穿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

没有水没有草也没有树

空中只有一只孤鹰追逐几片流云

就在一车人十分沮丧的时刻

哈,两条绿丝带扑入眼帘

那些红柳梭梭罗布麻

于公路两旁迎风摇摆摇摆

枝叶碧绿,繁花盛开

涂染着沙漠亘古的苍白

让死亡之海一下活了过来

让活过来的沙海灵气往来

而那位黄头发蓝眼珠的老外

用相机按下快门的那一瞬

连呼OK,喊醒泪水

 

 

塔中日暮

边塞诗中那一轮落日

又无比浑圆地辉煌一次

走下钻台的油哥儿与钢蓝的钻塔

不经意走进一幅摄影作品

戈壁风,这时殷勤地

煽亮一盏一盏井场的灯

而一贯善于抒情的钻机

依然以铿锵谐和的节奏和音韵

喧响塔中油田的暮色

中国黑石油与钻塔群在远方

而远方总有一种声音在呼唤

呼唤铁血男人走进冷风景

油哥儿们就这么油乎乎地生活着

追踪石油海喧响的涛声

神话被王铁人的队伍一次次打破

大盆地被载入中国黑石油的史册

塔中油田啊,令人一见倾心

我期待再一次约定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