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里孟正在草原上放牧。本报记者陈彦强摄

□库尔勒晚报记者陈彦强吴朋

深秋,草里孟打马漫步草原。

眼前的羊群,是他全部的希望,也承载着一个承诺。

那位叫范恩海的共产党员永远离开了,但他留下的羊群还在。5年后,草里孟要交给范恩海50只羊,用于资助其他困难群众。他要和恩人一样,一诺千金。

和静县巩乃斯镇浩伊特开勒德村,地处天山中段气象万千的巩乃斯草原。土生土长的草里孟,在村子里生活了44年。

这里河谷草原并存,春夏秋冬牧场齐备,草里孟以牛羊为伴,四季转场,逐水草而居,日子平淡却又不乏幸福。

然而,在一起意外事故中草里孟头部受伤,大量医疗花费致贫且落下终身残疾。

虽然第一时间领上了低保金,但日子还是过得捉襟见肘,入不敷出。陷入困境的草里孟日渐消沉,守着仅有的三匹马时常借酒浇愁。

范恩海的出现,让草里孟重拾信心并拥抱希望。

2016年12月,“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在新疆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开展,范恩海与草里孟结对认亲。

初次见面,范恩海握着草里孟的手说:“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困难马上给我打电话!”并承诺帮助他家在2017年底彻底脱贫。

范恩海时任巴州国土资源勘测规划设计院院长。在草里孟的眼里这位城里来的院长:“没一点架子,亲切得就像邻居家的大哥!”

12月7日,儿子在焉耆第二师医院出生。手头拮据的草里孟再三思量,终于在3天后鼓起勇气拨通了范恩海的手机:“大哥,我儿子出生了,可……”草里孟欲言又止。

祝福之后,范恩海称自己正在外地出差,先往草里孟的银行卡上存入1000元救急。

妻子查尕杰抱怨丈夫:“刚认识没几天,就拿人家的钱!”“大哥不是说了有困难找他吗!”草里孟用这句话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几天后,范恩海和家人带着礼物来到医院探望查尕杰和孩子。草里孟感谢范恩海雪中送炭,范恩海认真地说:“一家人谢来谢去太生分,你可别忘了,咱们还有大事要干。”

范恩海所说的大事,就是帮助草里孟一家脱贫。

如何才能脱贫,草里孟心里也没个谱。女儿艾尔登毕丽克在上大学,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妻子常年患病,自己身有残疾,外出务工和发展旅游业这些路似乎都行不通。放牧最在行,却又没有本钱购买牛羊。

草里孟家的这些情况,范恩海了如指掌。

精准扶贫,就是要“对症下药”,得“什么病”,就“吃什么药”。

范恩海与“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及村“两委”相关人员研究讨论后,开出了扶贫“药方”:草里孟一家继续享受农村低保金,为艾尔登毕丽克争取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国家助学金,利用扶贫项目资金购买16只母羊,村集体分配10只母羊,供其发展畜牧养殖,争取5万元贴息贷款修葺圈舍,购买草料。

这些扶贫措施很快得到落实,草里孟喜上眉梢。

圈里有羊,心里不慌。草里孟的日子有了新气象。

然而,范恩海对草里孟一家的脱贫还有着更加长远的计划。

“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2017年5月初的一天,范恩海把自己的计划向巴州国土资源局驻村工作队队长李灵顺和盘托出:由他出资4万元,为草里孟购买50只生产母羊。5年内,羊群产生的效益及繁殖的羊全归草里孟。5年后,草里孟归还50只羊,用于资助其他贫困户。

李灵顺听懂了,范恩海想让这样的“监管约束”,成为草里孟脱贫致富的“加速器”,并惠及更多的困难群众。

草原上,范恩海与草里孟促膝而谈。“羊群只能越来越大,不能越来越小。”“能做到。”

“5年后归还50只羊。要说话算数。”“没问题。”

6月5日,范恩海带着4万元来到浩伊特开勒德村,委托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把关,为草里孟买来了50只母羊。

浩伊特开勒德村党支部书记包力岱帮草里孟算了一笔账:“当前出栏一只羊销售利润在400元左右,养殖50只,预计一年盈利2万元,5年将获利10万!”

草里孟咧着嘴笑了。

七月的巩乃斯河两岸美景如画。草里孟策马放牧,出没于绿波花海、林海雪峰之间,心情像花儿一样绽放。

不过,许久没有见到范恩海,内心有些忐忑。

“范大哥最近忙啥呢?”向驻村工作队的同志打探消息,对方吞吞吐吐。草里孟急了:“出什么事了?你说话呀!”

惊闻范恩海因病不幸于7月13日去世,草里孟扑倒在草原上嚎啕大哭。

草里孟冲进李灵顺的办公室,一脸泪水:“我一定要去送一下范大哥!”李灵顺见草里孟态度坚决,便派人护送他赶往350公里外的库尔勒。

“嫂子,大哥走了,我得把羊款退了。”草里孟对范恩海的爱人汤立新说。

“你脱贫致富不仅是恩海的心愿,更是我们一家人的心愿。你答应你大哥5年后归还50只羊,要说话算数啊!”听汤立新这样说,草里孟坚定地点了点头。

中秋节前,草里孟的两匹马卖了13500元。

在转场“冬窝子”之前,查尕杰和孩子要到和静县城过冬,需要生活费。最近查尕杰旧病复发,也得花钱治疗。

“马可以卖,但羊一只都不能少。”卖马回来的当天晚上,草里孟辗转反侧,不停地向妻子唠叨着这句话。

查尕杰理解丈夫的心情,马是他的心肝宝贝,卖马如割肉。那三匹马,曾一度是一家人全部的希望和亲密伙伴。

“不是还有一匹马吗,你也不要太难过!”查尕杰轻声地安慰丈夫。

黑暗中,草里孟抓住妻子的手说:“我一定会把羊放好,不会辜负范大哥的遗愿。还有一匹马陪着我,你放心。”

草里孟转场“冬窝子”的准备工作,也由此展开。

几场雪过后,巩乃斯草原气温骤降。“天气是冷了些,但心里暖和得很。”10月上旬,浩伊特开勒德村牧民巴图孟开的羊群里也多了50只羊。羊是李灵顺买的,采取范恩海针对草里孟的扶贫模式,助结亲对象巴图孟开一家脱贫致富。

凌晨6时出发,李灵顺、包力岱陪着巴图孟开赶到巴音布鲁克镇,购买到中意的羊返回时,已是深夜。

“一身的土,鞋子上糊的都是羊粪。”巴图孟开竖起大拇指:“他们都是范恩海一样的共产党员!”

精准扶贫工作有序推进,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浩伊特开勒德村134户,与草里孟、巴图孟开一样的贫困户就有39户。扶贫攻坚是头等大事。

村民大会上,驻村工作队承诺帮助所有贫困户年底脱贫。

范恩海一户一策的“菜单式”扶贫模式被全力推广,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利用各级扶贫资金,帮助牧民因地制宜发展现代畜牧业、旅游业,年人均收入增加3000余元。

好事情接踵而来。巴州国土资源勘测规划设计院出资25万元,修建了一座草料库;巴州国土资源局出资20万元,改善村委会办公环境;爱心企业出资5万元,资助10名贫困大学生;35万元的牧草、10万元的煤按时发放到贫困家庭……

集众智,汇众力,浩伊特开勒德村“自治区级贫困村”的帽子,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草里孟!草里孟!你要的国旗。”村委会副主任哈力克气喘吁吁地跑到正在放牧的草里孟身边,递上了一面崭新的国旗。

几天前,草里孟向哈力克提出,想带一面国旗转场,让五星红旗在“冬窝子”的木板房上迎风飘扬。

“你打电话我去拿嘛,还亲自送来。”哈力克指了指胸前佩戴的党徽说:“共产党员,一诺千金!”

(本文稿件版权为中国楼兰网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