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梅华

当所有来自水域的牵挂,在眺望的枝头渐行渐远时,我能感觉到你最初的目光,总在思念缠绕的黑夜如期而至,让等待的呢喃在静谧中生动起来。

次第归来的鸟语,在苦思冥想中忘记一种结局,潮湿的阳光便开始在欲望之间盛开,而记忆的走向,在心灵的表白中变得易真亦幻。

于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被你无声地写进秋天的序跋,一株植物和一种声音在弯曲的掌纹间枯萎。

说不上是浑浊的目光,沾满苔藓的气息,还是退去的海潮,搁浅了尘埃中紫色的往事。从你憔悴的身影中,我再次读懂了这来自秋风中朴素的问候。

这条路走了很久很久,为何不见你昔日初解的风情,胀痛低矮的黄昏?而灵魂之中的一次次穿越,却在季节的轮回中花开花落,就像唇边的黑森林,总在生长中砍伐,在砍伐中生长……

整个季节的午后,一滴血就这样慢慢地渗透爱的鸟巢,渗透我瞬间诗歌的灵感,直抵故乡的山山水水,直抵故乡袅袅升腾的炊烟。

那些过往的风景,仿佛还在昨天,我聆听到季节的脚步,在梦的边缘哭泣,就像我聆听到自己的影子,贴近黑色的土层,一点点被大地吞噬。

也许,被诗人千年吟诵的月亮,不会再次爬上那道山梁,如果真的可以重新开始,我会选择古老的传说,来诠释这太多的沧桑。

也许,被大雁遗忘的只是片言片语,我要用一种宽容、一种痴情,来搀扶你走进记忆的秋天,让曾经的伤口不再隐隐作痛。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